儿童成长

家有4岁ADS男孩,孩子3岁左右确诊后,毅然放弃工作深度陪伴2个月,让满满完成惊喜蜕变!

                                                    ——以下来自满满妈自述



我的孩子叫满满(化名),男孩,今年4岁。

 孩子小的时候就发现呼名都没有反应,除了常见的几个物品是什么会有一点意识,其余的什么都不感兴趣,玩具不感兴趣、小朋友不感兴趣,不会讲话而且还有推人的迹象。
       3岁的时候检查出的是中度自闭,在刚确诊的那些日子里,情绪几近崩溃,每天晚上抱着老公哭到半夜。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家长交流群了解到其中有一些宝妈的孩子也是有自闭症的,他们推荐了一些机构,通过他们的推荐我们报了康复训练的课程。
       由于是疫情的原因加上老师的意见,我们决定在家深度陪伴孩子并按老师的教导开始给满满做康复训练。

image.png



隔代溺爱,左右为难的我


 康复训练开始的时候,婆婆不是很理解,他们总觉得是我们自己在吓自己,孩子年纪小,长大了自然就好了,我们现在给孩子做各种训练,就是在白白折腾孩子。

 当满满不配合训练哭着去找奶奶的时候,婆婆总会打断训练并开始宠溺满满,阻止康复训练的进行。

 所以第一个星期其实没有任何进展。我们一直在坚持而公公、婆婆一味地在反对、阻止,所以家里的氛围一度降到了冰点。

 家里的压力、孩子的未来让我内心饱受折磨,尤其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开心叫妈妈、爸爸的时候。
       后来我和我的老公决定让满满和我们一起睡觉,按专业老师说的给到孩子全天24小时的陪伴,关起门来训练。
       除了吃饭会出房门,其余的时间都在房间里给孩子训练。满满有时候累了,我们就按老师指导的方法和他玩互动游戏和玩具,慢慢的孩子也和我们亲近起来了。

image.png


第一声妈妈 苦尽甘来的幸福


 两个月的深度陪伴,满满已经很黏我和孩子爸爸,不再哭闹,也很喜欢和我们训练、玩游戏了。最大的变化就是会自己吃饭和上厕所。 

 看着孩子每一天有一点进步,让曾经痛苦煎熬的我慢慢变得开心、舒适起来,毕竟看到了满满恢复的希望。
       有一天,满满正在听世上只有妈妈好的儿歌,突然一转头喊了我一声“妈妈”。这声迟来了2年的“妈妈”,让我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抱住了满满大声的哭了。

满满像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抱着我拍拍我的后背,看着我的脸。
       在那之后,满满的进步非常明显,也愿意和家里其他人玩了,会简单的命名了,偶尔还会开发下玩具的新玩法。
       如果不是经过多次诊断,我差点相信是我自己在乱给孩子“扣帽子”了。
       但是我也实实在在的看到,满满确实在很好地康复、长大。

image.png


两个月中度到轻度 希望无处不在


 短短半年时间,满满的病情好转为轻度了!

 后来听老师的建议,经常带着孩子去和小区的小朋友接触,告诉孩子如何与邻居打招呼......

 满满慢慢也喜欢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了。半年的干预训练,满满在9月份已经成功进入幼儿园,也可以逐渐和其他同龄小朋友们在一起玩。爷爷奶奶看到孩子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能正视孩子的教育问题了,每一样事情都在变好,幸福的感觉回归的感觉真好。

image.png


作为星孩的家长,

我深刻地体会到自闭症给一个孩子、

一位母亲和一个家庭带来的巨大的痛苦。

 可能还有很多家长还正在经历我之前的经历。

 但是我想告诉他们:

孤独症并不可怕,恐惧来自于未知,因为我们不知道自闭症是什么,不知道怎么克服它,所以才觉得可怕。
      当你积极去面对它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自闭症不过如此,孩子有哪些不足,我们就训练哪一方面,没有办法就寻求专业人士帮助。
    “相信相信的力量”,只要有正确的方式来帮助孩子进步,孩子真的会有进步的!